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www.xiaoshuodawang.com

小说大王【www.xiaoshuodawang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考研在秦时》最新章节。

这一对夫妻间的床围之事,白并没有听墙角听得太久。男人显然很爱护自己的妻子,在片刻的窸窸窣窣还有浅笑低吟之后,不消多时房间内就安静下了去。以白的实力,她能够将她们均匀的呼吸声听得很清楚。

“呼~”白松了一口气,伸手抹去自己鬓角不存在的汗水,双眼微闭摇了摇头。

男女结合, 阴阳之道,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。好在因为明天入山向神君祈福的行程,这对夫妻没有真的展开一场盘肠大战让她旁听。

她轻轻地跃上屋顶,向另一户人家飞去。

……

嗯?这一户人家也熄灯了么。

当白找到这家房屋的时候,各处窗子早已不见光亮。她将脚步气息尽可能收敛,悄悄地摸近。

“潘大哥还是真是个痴情的人, 少时长辈定亲, 妻子却自幼体弱多病,他不仅没有半分嫌弃,反更是爱护有加,十多年遍访名医不离不弃。但愿神君保佑,潘大哥她们夫妻二人,能够平安抱上孩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从之前到现在,你怎么一声不吭啊。”

“啊,我没什么想说的。莘华,睡吧,明天还要早起。”

女人的声音温婉柔和,很轻,仅从声音判断,白便觉得这是个年轻的姑娘。而男人的声音无比低沉,恹恹的,似乎不太高兴。

莘华?这么说,她们两人就是之前提到过的,莘华和有。那么,潘大哥, 应该就是暂住在这家的那个外地男子。

长辈定亲,但女方自幼体弱多病,这个潘氏男子依旧认真对待,十多年不离不弃,还不断寻访名医为妻子看病,听起来倒的确是个好男人。不过……

白心念一动,提高了注意力,继续侧耳倾听。

屋内安静了片刻,忽然又是女人先说起了话。

“有,祭祀神君用的刍狗,你都扎好了吧,别出了纰漏。潘大哥给的钱远远足数,我们可不能怠慢了,万一惹得神君不悦,到时候不仅潘大哥白跑一趟,连他的妻子都要受累。”

“……”有没有说话。

白听到了一阵细碎的衣物摩擦声,大概是出自男人的翻身动作。

“你今天怎么跟个闷葫芦一样,我跟你说话呢!”

“嗯,我听着呢。”

“那你应个声啊。”

“啧,又不是第一回了,挣得就是这笔钱,我不会出漏子的。睡了。”

白听得出, 男人此刻是真的非常不愉快。

……

“你说什么呢!人命关天的事,你就只想着钱了?!”

房间内,莘华刷地一下从床榻上坐起身,狠狠地用手推了一把躺在身边的男人。

有的身躯晃了晃,牙齿险些磕在床榻边缘,他咂了咂嘴,朝地上啐了一口。

“不想挣钱你想什么?!”

砰~

一声沉闷的响动,是有一拳透过被子,锤在床板上的声音。他坐起身怒目盯着莘华,在黑魆魆的夜里,一双眼睛幽深可怖。

“上一回来的黄老哥,上上回的壮大哥,怎么不见你为人家人命关天叮嘱半个字。这次换了个小白脸,你潘大哥潘大哥叫得倒是勤快啊!”

“你说什么呢!啊?”

莘华难以置信地看着丈夫,嘴巴张开,黑夜里微弱的光,显露出她洁白的牙齿,嘴唇颤抖。

“你这是,怀疑我?你怀疑我!当年来找我父亲说亲的人能把我家门槛磨平了,我谁也没应最后下嫁给你,你现在就这么对我了是吗!”

“下嫁?什么叫下嫁?”

有将被子掀飞,鞋也不踩了,直接光着脚下地,指着莘华骂道:“你还有脸啊,当年全村举办的狩猎,我凭我的箭术拿了第一,是不是你爹放话,谁得了第一你就嫁给谁。”

“是不是!这场狩猎也是你同意的!”他捶胸顿足怒吼着,“怎么,我拿了第一,我还是不配娶你是吧,那你当年他娘的反悔啊~你别嫁啊~你新婚当夜垮得野狗一样的死人脸,你当我没看见吗。”

“你疯了吧你!”莘华也歇斯底里地叫出声,同是抓起手边的枕头就砸了出去。

小说大王【www.xiaoshuodawang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考研在秦时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